“毒教材”处理结果来了,让人难以接受!

“毒教材”处理结果来了,让人难以接受!

“毒教材”事件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,让几亿家长愤怒。

然而,在事态逐步发酵中,这“毒”却消失了。

从5月开始,历经三个月的取证调查,今天出了结果。

但这个结果却只把“毒”解了,但不承认“教材投毒”,只承认是“饭馊了”。

给出了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“解释”:

一是 ,美观向上,与立德树人根本要求存在差距。

二是,严肃规范,个别插图甚至存在错误。

三是,细致准确,部分插图容易引人误读。

这不是“美不美观”的问题,也不是规不规范的错误,更不是不细致的表现。

首先看作画者。

吴勇,他是“中央工艺美术学院”出来的人,难道是美院教导了他的审美观,还是工作之后(中国青年出版社)给予他发挥不良画作提供了平台?

还有,吴勇不仅仅是一位画家。

他还是小学数学教材插图的设计者。

曾经获得过很多绘画方面的奖项,如,《范曾画集》、《曼陀罗译丛》等,这些虚荣让他一步登天。

他出不了好的作品吗?

显然不是,他是觉得用自己的审美误导下一代的审美,误导一个国家的未来。

然而,就是这种肮脏的东西,居然出现在了下一代的印象中。

对于,“毒教材”很多人是没有什么概念的。

就像对教材审核、校对、定稿、印刷、抽检,以及派发的学校,都没有意识到这种“毒教材”的危害性。

当,大众的意识与认知提高之后,才发现这个“毒瘤”。

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。

在网友的千呼万唤抨击中,人教社才认真对待,对相关教材予以取消,对相关人员进行调查。

当人们看完唐山女孩被打,“吴啊萍真有病”、“二舅是假的”、“江西周公子”的故事证明了王侯将相真的有种“小镇做题家”不配与“二代”平起平坐之后,“毒教材”处理结果来了。

但,毒不是毒,只是一个带着馊味的结果。

相关的27人被问责,通报如下:

给予人民教育出版社党委书记、社长黄强党内严重警告、记大过处分;给予总编辑、时任党委书记郭戈党内严重警告、记大过处分,免职处理;给予分管负责人党内严重警告、记大过处分,免职处理;给予小学数学编辑室主要负责人党内严重警告、记过处分,免职处理;给予其他17人相应纪律处分和组织处理。

对插图作者、设计人员作出相应处理,不再聘请吴勇、封面设计吕旻、吕敬人及其工作室从事国家教材设计、插图绘制等相关工作。

可以说,吴勇啥事没有,只是损失了一点点钱……

严重警告、记大过、免职……

这种处理对于老百姓来说“不痛不痒”。

也的确是这样,我们来看一个案例就知道了。

2020年,吉林疫情,时任舒兰市委书记的李鹏飞因疫情处理不当,被免职。

然而,一年之后,李鹏飞就出任了吉林市委副秘书长。

一年前被免职,一年后就履新职位,而且还升了。

您想,他们这些人会不会“卷土重来”。

您说,这个警告、免职有什么意义呢?

只是给大众一个书面上的交代吗?还是迫于言论,短暂的给这些误国误民的人一些警告呢?

“毒教材”,不是吃了一碗馊饭,拉一会肚子这么简单。

这是关乎孩子未来的审美观、价值观,是一个潜在的威胁,往小了说是误人子弟,往大了说是祸国殃民。

7年前,一个大学生在自家门前掏鸟蛋被抓,判入狱十年半。

给出的处罚意见是“情节特别严重”。

难道毒教材就不是情节“特别严重”了吗?

而今,误导孩子的价值观、审美观的这些人,不仅保住了饭碗,也没接受到严厉的处罚。

动物是有等级的,人呢?

不应该被重视么?难道,毒害了这么多年,毒害了那么多孩子,只是一个免职就能草草结案吗?

难道,受害的孩子只配知道结果,而不配知道过程吗?

难道,口口声声的说正义、公平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只是存在弱势群体中吗?

都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。

现在看来,真的像“周公子”说的一样“王侯将相有种”乎!

对这个结果,您怎么看?

我是文刀万,一个没怎么读过书,但也有民族气节的放牛娃!

类别: